凉城!怦昊然心动

【昊健】奶油冰棍儿桔子水 abo慎




在刘昊然眼里,夏天的董子健发情时,身上的信息素飘散在空气中,像极了一根奶油冰棍儿。

      中戏的暑期特训里面,一大群表演系中夹杂着个与众不同的,导演系的,美名其曰要去采风取景勘察实地好给下一部作品寻找灵感,此刻却一身宽大球服蜷缩在车座椅上睡意正酣,车窗外的烈日酷暑丝毫扰不得这小少爷安眠,皱了皱鼻翼整个人在宽松衣衫里面不着痕迹的扭动。

     刘昊然有幸在活动后台见过自己这位大了两届的师兄。月牙似的眼睛笑起来眼角有细细的褶皱,一双兔牙在唇边弧度里若有若现的招人,不像是传闻中的难以接近,倒是和自己有那么点儿自来熟。初见倚在墙边儿聊天,廉价的演出服袖口线头被他绕在指尖一圈圈的勒出红印儿,扯不断似的牢固。而一向与生人避免接触的刘昊然竟然也放任了他低下那颗毛绒软篷的脑袋,凑在手腕边用牙尖啃断了那根顽固的线头。

      鼻尖有残留的奶油香味。

      大概因为是个气味相投的omega吧,刘昊然并未介怀。毕竟,一个满身橙子味儿的alpha能说什么?毫无威慑力的信息素味道,浓郁时甚至像道桔皮甜点,加之活了小二十年也没有什么求偶的生理迹象,要不是出生证明上白纸黑字的A,怕是要觉得自己不过是个beta而已。

      也好,省了抑制剂那份儿钱。

      原以为日本行会在各色古寺,小鹿或是偷摸去的小酒馆中度过,却未曾想没有北海道的温泉更没有奈良的小鹿,每日的声台行表重复而单调,挡在枝杈间的细碎光芒再也撑不上是种好景色。唯一让人心情畅快的只有那个踢踏着运动鞋和短裤,拿着个手持dv煞有介事采风,却总将摄像头对准自己的,师哥。


       四目相对的一刻,隔着两行人群隔着民宿院落中的繁茂枝叶,隔着夏天燥热空气的距离,鼻尖又是那股奶油的甘醇味道。看他垂眸看着手持dv的小小监屏,不二家的纸棒斜叼在嘴边,噙着胜似狐狸的狡黠弧度。刘昊然也没刻意去寻着那双藏在眼睑之下的浅眸,只把视线落在了dv的镜头上远远的以这样的目光交接。


      许久之后董子健向师弟吹嘘自己手稳的时候,翻出来那卷手持dv的带子,他转头一瞬的画质颤抖将脸打得噼啪作响。

评论(3)

热度(42)